艾未未每天我都会想这将是我再次被带走的一天。。。。

新闻原址http://www.guardian.co.uk/artanddesign/2011/nov/26/ai-weiwei-china-situation-quite-bad?

翻译者王仲夏 @wangzhongxia
来源https://plus.google.com/112006624794949802483/posts/PSjLBMFAD6s

副标题政府对他的骚扰越多艾未未越是在中国成为一种反抗标志。但他还能维持公开发言的状态多久呢 图注我不是为了我自己在说话。每次我讲话我都会想有多少被忽视的声音在那里没有人听。艾未未说。

警方安装在艾未未工作室青绿色大门上的监控摄像头记录了络绎不绝的访客记者、祝福者、艺术群体。从81天的监禁释放出来已经5个月了再加上最近两星期的超乎寻常的公众支持艾未未开始预期新的境遇。“每天我都会想这将是我再次被带走的一天。。。”

“那也是当局想制造的一种感觉不光是给我也给整个社会制造的一种感觉给任何一个持不同观点的人。”他补充到。

就在几年前这位著名的中国艺术家是一位在国际国内艺术领域有着稳固地位的卓越人物当然那时他就具有争议和擅长挑衅但仍然被接受和尊重得以参与设计鸟巢体育场并被中国的国家媒体所报道。后来他坦率的观点和公开的活动使之与当局之间冲突不断这种紧张关系在 0170;年的监禁中达到高潮。对艾未未的监禁也是中国当局对活动人士、律师和异见分子的广泛镇压的一部分这次的大镇压使得几十人被监禁更多的人被骚扰、威胁或者其他方式限制。对很多人来说他成为了中国人权的脸面更像是一个象征而不是一个人。

“政府消失他接着加之身上诸多罪名当局希望通过这些事实释放给其他活动人士一个信号即使你很有名
这也不能保护你。”维权网的王松莲说道。“另一方面他周旋的方式非常聪明我想活动人士受到了鼓舞。”

“这从来就不是关乎我”54岁的艾未未说“我的支持者将我作为一种标志为他们自己去认可某种他们希望的生活我成为了他们的媒介。我一值很清楚这一点。”

艾未未在6月份结束了恐怖经历瘦了很多-丢失了10公斤体重出来后又涨回来了-很明显被严厉的“矫正”了。

“这81天之后我非常低迷我的确需要时间来康复生理上心理上。我当时相当脆弱。”他坦承到。“我曾经努力不再做那么多因为我认为这不是一个我能玩的游戏如果他们能把你弄消失你为什么还要玩呢这很荒谬。

”但哪怕你不说话了他们仍然给你施加这些错误指控。。。然后你会觉得如果你不说话你会成为罪恶的一部分。我猜这两边都会失望。”他笑道。

这些天调皮的幽默少了他也在他的声明中更加小心尽管如此他仍然说的超过了政府能接受的范围而且近期他的支持者的行为更加的有力。当政府给他开了150万英镑的罚单时成千上万人帮他付保证金有些人直接将钞票从工作室的围墙外扔进来。当警察试图构陷他淫秽罪时-与 ;他与四位女子的裸体照片有关-他的支持者们在推特上传自己的裸照。

“我们努力在一个非常有限空间里进行工作。对于那些不了解情况的人来说这可能看起来滑稽。但对我们来说这就是唯一的方式”他说。

“基本来说人们都赶到很无力。如果他们能意识到自己是有一点力量的能够支持和帮助解决问题那么社会就会真正成为一个社会。“

不好的方面不仅来自当局试图用捐款来构陷他-认为这是非法集资-而且来自前所未有增长的支持者预期。得知他被监禁期间所得到的支持他被惊着了但来自两方面的压力已经是他不堪重负。

”一边在我肩上放了太多的希望。我实际上帮不到他们。我甚至帮不了我自己。我的情况非常糟糕。“他注意到。

当他讲话的时候一条黑色西班牙犬来桌边呼哧呼哧喘气不难看出为什么艾未未那么喜欢他那些宠物。”我觉得他们在一个平行世界里。。。他们不关心这些我进去了又出来了。他们还是在那里。“

艾未未所激发的热情和愤怒很容易造成对他真实影响力的高估。对艺术爱好者来说他很著名但还远未成为一个家喻户晓的名字。他激发了那些以往不会发表政治见解的人但这些人在数量上甚至属于教育精英的少数就更别提剩下的13亿了。

他对于中国的悲观观点也受到质疑。的确现在人们比30年前甚至10年前具有更多自由去批评政府个人自由也极大改善很多人满意于那个不言自明的交易-以政治局限换经济繁荣。

但另一些人同意他的观点共产党对权力不会撒手它努力的重申对于主流媒体和社交媒体的绝对控制使羸弱的公民社会的点滴进展瞬间丧尽。上周知名中国法学家江平警告说国家越来越像一个独裁政体。

中国政府坚称艾未未案与人权无关他是因税务问题被拘押。批评人士认为西方媒体在应该检视他金融记录的时候反而在吹捧他。但这是不可能的警察没收了公司文件并接管了他的事务。艾未未认为税案是对他的”政治报复或惩罚“并且没有事实基础。

”质问艾未未–或者更准确的说北京发课公司—是否欠税是合法的。“约书华 罗森滋维格 最近在文章中提到他是居住在香港的独立人权问题研究者。

”质问艾未未案背后是否有政治动机也是合法的因为对该案的处理方式是特殊的警方先于税务局介入了并且该案发生时间与其他多个拘捕同步。。。这些个拘捕毫无疑问都是政治动机的而且艾未未被捕后舆论机器开动对他进行抹黑。“

据说艾未未被拘押期间被提审超过50次都针对他的观点和活动没有涉及金融问题。他没有叙说在里面发生情况的细节但他指出这个春天被拘押的其他人遭遇比他要惨的更多。根据流传出的信息有些人被殴打很多人被剥夺睡眠被迫在受压模式下坐着被威胁。据当事人& #26379;友说有几个至今仍有清晰的伤痕在身上。

”我觉得我是恢复最好的。大约100人在今年春天被捕。只有一小部分恢复说话。大多数人被永久噤声了-有些你可以看到彻底被击垮了。“艾未未说。

”恢复非常难你不再简单天真了你变的某种程度来讲更为复杂我认为不该那样。我们都应该得到更为简单的快乐你变的苦涩。“

然而他补充到”可能我也从中得到了某种东西。可能你还可以在某些事情上明晰。“

与他父亲的案子的对比是无法避免的。艾青是一个备受尊重的诗人这也能从某种程度上解释了他儿子受到的相对保护但被划定为右派后艾青遭受了经年的迫害。”他全身心的热爱艺术和文学但他被摧垮了他有几次几乎成功自杀“几乎全程在劳改营长大的艾未未说。

”我的声音不是为了我自己。每次我说一句话我都会想有多少代人多少人他们的声音未曾被听到。至少他们可以作为一个数字被记住但很多情况下连个数字都没有。

“我认为我对我父亲那一代负有责任特别是对后代。”

而且他强调“我不是异见人士”—这种人会被政府定点打击。

在政治风暴席卷下很容易忽视艾未未的艺术活动。他的作品正在伦敦、柏林和台北展出明年会在瑞典法国荷兰。更为值得注意的是北京某场馆正在展览他的过往作品—包括川震死亡学生名单。他为记录死于豆腐渣校舍的孩子们所做的努力使他和当局进入冲突模式。

朋友说他对中国以外世界同样持批评态度2007年作品《童话》他在此作品中运送了1001个中国人到德国不仅仅是关于将参与者置身于另一种生活方式中而且在于挑战欧洲对中国人的贯有认识。

他的工作室再度忙碌但“我真不怎么在意我是否是一个成功艺术家或者不怎么成功因为我从不认为艺术和生活是分离的”艾未未说“如果你没有对话、快乐和愤怒那生活又是什么呢”

活动是他艺术的不可避免的结果而不是一种偏离和干扰“如果我是个科学家可能言论表达的限制不会是我的烦恼但我是个艺术家寻找到一种方式和人们交流是我的核心活动。”

在一个极权社会他补充道那只会导致冲突。很多人想知道艾未未是否会厌倦这种无休止的扭打而移居海外。他被释放后的条件禁止他在一年内离开北京但政府可能会高兴看他离开政府批评者通常在移居之后就消失在公众视野。

他说他要尊重他家庭的意见但认为“尽可能长的在这里居留”很重要。

无论如何他说中国有了比他更勇敢和智慧并带有全新理念的年轻人。

“那也相当鼓舞人。这是关乎生活实际上。这是一个关于生活的故事”他说。不是关于他。

中国其他5个重要异见者

陈光城

刘晓波

刘霞

倪玉兰

高智晟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Full text rss Feeds API: Go Premium!

来源中国数字时代

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