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getemp.jpg
FeedsAPI creates Full articles rss feeds | Get a Premium API Key to remove this

在《世界报》1月9日的专访中艾未未说他从2005年起就对互联网”彻底着了迷”之所以热衷于参与社会讨论是因为这种讨论在新闻审查的中国是”迫切需要的”。他认为我们正处在权力结构改变的时代互联网是一个彻底革新会带来急剧变化。

他说”互联网是我们文明的一个产物会将人转变成一个新的个人。尤其是当一个人没有任何背景不掌握社会、经济或政治的权力想要独立获得知识和信息时互联网就为之提供了一个极好机会。此外还可以在那里自由表达。

“这种规模在人类历史上还前所未有互联网体现了彻底的革新将会改变一切。我想随之自然而然长大的年轻一代人将会更戏剧性地改变一切。”

在谈到被关押81天的感受时艾未未说”我晓得了专制者最怕什么。他们畏惧自由交流畏惧超出其信条之上的一种感受能力。他们将任何与人的需求有关的表达方式都看作犯罪仅仅因为无法掌控。自从有了被关押的空间界限经验后我就明白了一个艺术家的存在为什么对 20182;们来说是危险的。

“他们为什么不能接受我的活动我自由表达头脑之所想有时用造型有时用行动但总是在法律规定的范围内。为什么他们非要编造出一个假指控呢他们为什么不能与我敞开讨论呢为什么不能告诉我何时可以还我自由他们担心什么……我开始觉察到总是有个企图要毁 481;个人生活和自由仅仅籍此产生所谓权力。”

艾未未表示”我已经明白必须担起责任来因为我发觉自己对中国许多人是重要的。因为很多人没有机会表达自己对他们来说我就成了一种象征人物。”

“为没有权势者发声”

他说”……凭感觉名声会有助于我为那些永远没有权势的人发声。我觉得要是我不利用自己的知名度为别人做点事就是罪过。我不喜欢无动于衷地看着人们如何通过简单地切断获得信息的渠道剥夺这么多年轻人过上更好生活的可能性。将他们的智识引向邪路让他们的 983;命变成荒漠我觉得这是犯罪要是不加以阻止就是罪恶的一部分。”

艾未未不赞成所谓”政治艺术家”的名称他说”以前我只是艺术家后来就成了他们称作的政治艺术家。……当有人得知一位艺术家同事失踪时至少得问问此人的下落难道这就是政治吗当我失踪时几乎没有或许只有几个艺术家询问过。”

他还指出”我们正处在一个改变权力结构的时代阿拉伯国家和非洲的事件都表明这一点而欧洲和中国的形势也是证明。我们在经历权力的倒退比如华尔街感到需要一个新的社会美学以及另一种行为。我还从未像现在这样有如此强烈的感觉。”

《柏林晨邮报》1月9日报道说艾未未表示只要当权者允许出境他就先去柏林接受柏林艺术大学为期三年的客座教授席位最好6月23日就走这个日子是”取保候审”一年的结束日。该报说”这位反对派艺术家是去年初被关押的一批律师、作家和维权活动家之一当局怀疑他& #20204;将阿拉伯茉莉花革命的病菌引入中国。”

报摘林泉

责编李鱼

以上内容摘译自其它媒体不代表德国之声观点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bloggetemp.jpg
Full text rss Feeds API: Go Premium | Things you can do with our Feeds Api Full text RSS Feed service Full text rss news Web and html content extraction Full articles rss feeds Autoblogging on wordpress and other blog engines Read articles on Kindle and Google reader Read news on iPhone/iPad/Android/Blackberry/Tablets and more… *Reader and Desktop RSS FEED readers support *RSS Bandit support *Automatic content extraction

来源中国数字时代

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

Advertisements